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纪云浩原来是个好官 正文

纪云浩原来是个好官

时间:2024-05-22 15:42:42 来源:武汉喝茶高端海选

开鲁县事件爆发后,浩原在舆论的个好官皮鞭下,当地自上而下遍体鳞伤。浩原然而就在这两天,个好官剧情却再度反转,浩原甚至让我们不禁疑惑,个好官难道,浩原纪云浩是个好官被冤枉的,他是浩原个好官?

目前的舆论呈两级分化的趋势撕裂,一部分人觉得纪云浩有大问题,个好官不应该仅限于免职那么简单。浩原

但也有一部分人却觉得纪云浩做得没错,个好官他是浩原有能力的,他不应该被免职,个好官真正有问题的浩原是承包人老张兄弟俩和当初报道这件事的媒体。

《中国三农》这一报道,没等来处理结果,却等来了水军,以至于现在网上四处充斥着“反转了!”的呼声。尤其是为纪云浩抱屈的文章,更是日渐增多,且渐成气候。



他们认为张氏兄弟私自变更土地用途,早已违约违规甚至是违法,张氏兄弟才是刁民。

他们认为张氏兄弟不仅是刁民,更是大地主大资本家,他们将每亩4元租赁的土地,转手以每亩700元的价格转租给别人,赚取差价,属于不折不扣的奸商。

他们认为《中国三农》不经过严谨调查,就直接报道,给开鲁县带来巨大的舆论压力,是无良媒体,是“公知”,是在“递刀子”。

甚至有法律博主在一篇爆款文章中说:“此时此刻,我只想说,张雪峰配享太庙!”

难道事情真的反转了?纪云浩原来是个好官?我们都被蒙骗了?

一、张氏兄弟私自变更土地性质是否违约

公开资料显示,当初合同上约定的土地面积是6000亩左右,其中110亩为耕地,413亩林场,剩下的5477亩是黄沼草泽。

说好听点叫黄沼草泽,说难听点就是盐碱地,就是送给人都没人要的荒地,这种荒地十分贫瘠,种庄稼不行、种玉米也不行,做奶牛养殖场同样不行。



当初因为本地没人愿意接手,所以这才打包租给外地来的张氏兄弟。

经过多年的投入和付出,其中不仅包括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更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心血,这才把原本贫瘠到不能再贫瘠的土地变成了耕地。

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不应该有所收获吗?难道说这是人家的义务吗?是人家欠当地的吗?

人家改良土地不是一天一天的事,是十年二十年辛苦付出换来的结果,如果说当地认为张氏兄弟的做法不合法,那当地这一二十年的时间都在干嘛?都去了哪里?为什么对张氏兄弟的做法视而不见?

现在看到人家赚钱了,跑出来说要收钱,这是不是有点太不厚道了?是不是有点眼红人家赚钱?这吃相是不是有点太难看了?

说一千道一万,如果真的认为张氏兄弟违法了,完全可以一纸诉状将他们告到法院,虽然纪云浩不懂法,但当地那么多部门,不信就没有一个懂法的。如今一亩地交200块钱就能继续经营,这岂不是纵容他人犯法?

二、村里是否有权力强行收回,是否有权力用行政手段强行施压

荒地变耕地,不管收不收有偿使用费,这个事情都应该经过双方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应该调解,调解还是不行,就走法律程序。

《土地承包法》第35条明确提出,在承包期内,发包方不得单方面解除承包合同。

那么,在开鲁县事件中,法律所赋予张氏兄弟的权益是否得到尊重?相关单位有没有和他们做好沟通,有没有取得他们的同意?

《土地承包法》第26条规定,承包方对其在承包地上投入而提高土地生产能力的,有权获得相应补偿。

如果说当地准备解除合同,有没有补偿承包户的打算,准备补偿多少?

更重要的是,承包方有权利不同意。真正的“法治”精神,应当是所有人的权利都应该被尊重。



我们再看看媒体的态度,人民网说“出现问题、面对矛盾,特别是此类与契约有关的事情,要依法治理、依法解决。”

齐鲁晚报说:“这项收费合理吗?是否于法有据、符合相关流程?开鲁县在相关通报中并没有给出更具体的解释。”

南方都市报说:“没有经过合法程序就想当然地单方面撕毁合同,为法治社会所不容。”

而在相关报道和视频中我们也看到了,当地强行收回土地,解除合同,甚至基层多位干部直接下场参与争斗,出动警力拉偏架。

这些,难道是应该发生的吗?

三、纪云浩是个好官?

很明显他不是!

作为镇副书记、政法委员,他是一名人民干部,他的干部身份前面还有“人民”两个字。可反观纪云浩,在央媒面前,公然说出“我也不懂法”、“就算110来了又怎样”、“杀人了你找刑警队”等荒唐之言。



作为一名干部,我相信他肯定知道央媒的传播力,也知道这些话可能带来的后果。后果他都知道,影响有多恶劣他也知道,但他还是这样做了。

在处置现场问题时,他明知道对方情绪激动,随时可能发生械斗等严重后果,但他还是不管不顾,亲自指挥一切,指挥扣留车辆,企图用权力和行政手段来逼迫承包户低头,想必在那一刻他已经将初心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纪云浩身上的问题不止这一点。首先是他的学历问题,他17岁当兵,19岁转业,21岁成为警察,学历却是大学学历,不知道纪云浩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大学学习。

其次是编制问题,公开资料显示他2012年就成为了一名民警,但在公开途径却找不到纪云浩的相关考录信息。

还有他的重用问题,短短几年时间,纪云浩就从基层民警做到了县纪委科员、镇纪委书记、镇副书记,升迁速度堪称火箭,一个“不懂法”的人究竟是如何被重用的?

最后是他的作风问题,官方宣传时形容纪云浩为“始终牢记宗旨、恪尽职守、心系群众、秉公执法”,然后在全国人民面前他却粗暴对待群众,做事不计后果,和宣传严重背离。

宣传中还说他向单位、向别人借业务书学习,自己花钱买法律书学习,但这个宣传却和他口中的“我也不懂法”自相矛盾。

公开资料上,本是拿来做正面宣传的照片,如今却“出卖”了纪云浩。电脑黑屏仍打字,纸张白净却写字。



综合种种来看,纪云浩算什么好官,他分明就是个两面三刀的酷吏。

现在,公众关心的不仅仅是土地纠纷的问题,更关心纪云浩这种人是怎么当上干部的,是怎么一步步被重用提拔的;

关心的是,既然认定承包人违约,那为什么只要交了钱,合同就能继续,土地就能继续耕;

关心的是,学历造假怎么解释,飞扬跋扈怎么解释,“我不懂法”又该怎么解释?

事情到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反转不反转。当地的所作所为真真切切就发生在眼前,当地干部们的问题能往哪里反转?

反不反转,老百姓心里有数!

干部好不好,老百姓心里也有数!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上一篇:周杰伦福州演唱会被督导检查!曾因提前半年预售被嘲吃相难看
下一篇:为何中国人现在活得越来越累?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